醫 砭

流感、腸病毒、各種病毒型感冒,中醫比西醫更精緻、快速、有效流感.腸病毒.各種病
毒型感冒.中醫比西
醫更精緻.無毒.有效
中醫治療異位性皮膚炎比西醫更加全面、無毒、有效中醫治異位性皮炎
比西醫的僅治標更
全面.無毒.更有效
字型   
色系   
首頁 關於 服務條款 看診地點 預約掛號
全站搜尋
會員登入
線上醫書 » 歷代本草藥性匯解  目錄 筆劃 ㄅㄆㄇ 部首 搜尋  
3-25 香薷 (《名醫別錄》)
原文 | 我的觀點 | 他人觀點
香薷為唇形科植物石香薷的地上部分。栽培或野生。主產於江西、安徽、河南、江蘇、浙江等地。以江西產量大,品質優,商品習稱「江香薷」。原植物野生於草坡或林下,或栽培。一般土壤均可生長。味辛,性微溫。歸肺、胃經。功效發汗解表、化濕和中、利尿消腫。臨床一般生用,名稱香薷。

【本草匯言】

《名醫別錄》:味辛,微溫。主治霍亂、腹痛、吐下,散水腫。

《日華子本草》:無毒,下氣,除煩熱,療嘔逆冷氣。

《開寶本草》:味辛,微溫。主霍亂腹痛吐下,散水腫。

《本草圖經》:藿亂轉筋者,單煮服之。

《本草衍義》:治霍亂不可闕也,用之無不效。

《湯液本草》:味辛,微溫。

《本草》云:主霍亂腹痛吐下,散水腫。

《本草衍義補遺》:屬金與水,而有徹上徹下之功,治水甚捷。肺得之則清化行而熱自下。又云:大葉香薷治傷暑,利小便。濃煎汁成膏,為丸,服之以治水脹,病效。《本草》言:治霍亂不可缺也。

全民抵制惡劣廠商頂新製油 大絕韻 木崗雞蛋 每日C 味全 貝納頌 大醇豆 LCA506 36法郎 Jagabee加卡比薯條 康師傅 順胜實業 頂伸貿易 正義 統一眼鏡 應宏科技 台灣之星 德克士 崑山帆宏 福滿家(廣州市) 全家(中國)

《本草綱目》:主腳氣寒熱。

世醫治暑病,以香薷飲為首藥。然暑有乘涼飲冷,陽氣為陰邪所遏,遂病頭痛,發熱惡寒,煩躁口渴,或吐或瀉,或霍亂者。宜用此藥,以發越陽氣,散水和脾。若飲食不節,勞役作喪之人,傷暑大熱大渴,汗泄如雨,煩躁喘促,或瀉或吐者,乃勞倦內傷之證,必用東垣清暑益氣湯,人參白虎湯之類,以瀉火益元府也。若用香薷之藥,是重虛其表,又濟之以熱矣。蓋香薷乃夏月解表之藥,如冬月之用麻黃,氣虛者尤不可多服。而今人不知暑傷元氣,概用代茶,謂能辟暑,真痴人說夢也。其治水之功,果有奇效。益見古人方皆有至理,但神而明之,存乎其人而已。

《本草經疏》:香薷,丹溪謂其有金與水,然亦感夏秋之氣以生者,故其味辛,其氣微溫而無毒。可升可降,陽也。入足陽明、太陰,手少陰經。辛散溫通,故能解寒鬱之暑氣,霍亂腹痛吐下轉筋,多由暑月過食生冷,外邪與內傷相并而作。辛溫通氣,則能和中解表,故主之也。散水腫者,除濕利水之功也。孟詵謂其去熱風,卒轉筋者,煮汁頓服半斤即止。為末,水調服止鼻衄。日華子謂其下氣,除煩熱,療嘔逆冷氣。汪穎謂其夏月煮飲代茶,可無熱病。調中溫胃。含汁嗽口,去臭氣。

簡誤:香薷性溫,不宜熱飲,故治乘涼飲冷,寒與暑氣相搏激,是陽氣為陰邪所遏,以致頭疼發熱惡寒,煩躁口渴,或吐,或瀉,或霍亂者,宜用此藥以發越陽氣,散水和脾則愈。若夫飲食不節,勞役斫喪之人,傷暑熱而病大熱大渴,汗泄如雨,煩躁喘促,或瀉或吐者,乃勞倦內傷之證,宜從東垣人參白虎湯、清暑益氣湯、桂苓甘露飲之類,以瀉火益元可也。然中熱不吐瀉者,宜人參白虎湯;吐瀉者,宜清暑益氣湯、桂苓甘露飲。設用香薷,是重虛其表而又濟之以溫,則誤矣。蓋香薷乃夏月解表之藥,表無所感,而中熱為病,何假於此哉?誤則損人表氣。戒之!戒之!

《本草蒙筌》:味辛,氣微溫。無毒。主霍亂中家脘絞痛,治傷暑小便澀難。散水腫有徹上徹下之功,肺得之清化行熱自下也。去口臭有撥濁回清之妙,脾得之鬱火降氣不上焉。解熱除煩,調中溫胃。

《本草乘雅》:世固熟知其功力工於治暑,第未暇詰其能治之因所治之證,謹守水中頓冷飲法,亦未暇詰其飲法之宜忌,失卻香薷幾多功績矣。蓋暑氣漢行曰暑淫,肺金受邪曰金鬱;暑淫則勝己所勝之金,金鬱則必待己所生之水,為母復所不勝之暑,暑自降心而退舍焉。然則香薷功力,既屬解釋肺金之助品,宜乎全具區別水大之體用者也。是故別水之體,區水之用,其功獨著。經云:飲入於胃,游溢精氣,上輸於肺,通調水道,下輸膀胱。顧精氣之不游不溢,水道之不通不調,亦令金受其鬱,則鬱金之因,不獨暑氣而已。香薷功力,亦不獨僅逆暑氣而已。即游溢精氣,通調水道,亦即所以蘇金之鬱,設舍游溢其精氣,上輸於肺,亦無徭通調其水道,下輸於膀胱。香薷功力,又屬精氣之助品矣。經云:金鬱則泄之。疏云:解表利小水也。顧玄府閉,則表氣拒,幽門闔,則膀胱癃。亦令金受其鬱,即開提玄府,啟辟幽門,亦即所以蘇金之鬱。設舍開提其玄府,亦無徭啟辟其幽門。香薷功力,又屬玄府之助品矣。經云:藏真高於肺,以行營衛陰陽也。顧營洋脈中,恥弛脈外,陽失衛固,陰亡起亟,亦令金受其鬱。即整營於脈中,肅衛於脈外,固陽之守,起陰之使,亦即所以蘇金之鬱。設舍高源之藏真,營衛陰陽,亦無徭將行其形藏。香薷功力,又屬藏具之助品矣。至於肺主氣,氣壅亦令金鬱;肺竅鼻,鼻窒亦令金鬱;肺為開,開折亦令金鬱;肺司聲,聲嘶聲瘖,亦令金鬱;肺通朝使,朝使廢,亦令金鬱;肺行呼吸,呼吸賁,呼吸弛,亦令金鬱;肺華皮毛,毛落皮聚,亦令金鬱。乃若悲傷肺,憂愁亦傷肺;魄失奠安亦傷肺,形寒飲冷亦傷肺,治節不變生種種金鬱之證。咸可蘇之,蘇之即所以泄之。經言金鬱則泄之,泄之之義,又不獨疏言解表利小水而已矣。別錄主治霍亂,霍亂者,陰陽舛錯,固屬藏真北將行,第水穀不泌,亦北區別。率爾吐下,寧非土鬱乎;土鬱則奪之,香薷功力,又工於奪土之鬱矣。即治五水暴聚成腫,固屬精氣北游溢轉輸,第水以潤為體,溉為用,聚則具體無用,寧非水鬱乎。水鬱則折之,香薷功力,原工於折水之鬱。今更昭然顯著矣。諦觀致病霍亂五水之因,又寧獨暑氣為本,本風亦可,本寒亦可,本濕亦可,本虛亦可,本實亦可,本營衛不調亦可,本飲食失節亦可。香薷功力,不獨僅逆暑氣,亦昭然顯著矣。簡易方主四時傷寒不正之氣,斯足徵矣。即局方香薷飲,陳列因證,治暑月臥濕當風,生冷不禁,以致真邪相干,遂成吐逆,或發熱頭痛體痛,或心腹痛,或轉筋乾嘔,或四肢逆冷,煩悶煩死者,佐以扁豆、厚朴,剉末作散,以酒以水,煮之成飲,更足徵矣。設僅逆暑氣,大明亦胡以主療嘔逆冷氣,而反從治其本寒,與標陰之因證者乎。瀕湖夏月之用香薷,猶若冬月之用麻黃,又足徵矣。肘後方治舌上出血如鑽孔。聖惠方治鼻中衄血不止。外臺秘要方治吐血如湧泉。永類鈐方治小兒發遲,發即血之餘也。誦此四方,則知藏真高於肺,以行營衛陰陽之機彀矣。局方煎之以酒以水,水中頓冷飲,胡洽居士水熬作圓,深帥方耳汁煉膏,簡易方搗篩成末,酒調熱服取汗,此各因其勢而利導之。又寧獨水中頓冷飲,反佐以取之之一法乎。更觀古人稱香薷曰膳膏,則得之矣。

《藥性解》:香薷,味辛,性微溫,無毒,入肺、胃二經。主下氣,除煩熱,定霍亂,止嘔吐,療腹痛,散水腫,調中溫胃,最解暑氣。

按:香藿性溫,其除熱解暑之功何若是其著也?不知炎威酷暑,則臟腑伏陰,胸腹有凝結之憂,而皮膚多蒸熱之氣,得香薷之辛以散之、溫以行之,而傷暑之證,從茲遠矣。熱服令人泄瀉,久服耗人真氣。江右梗石生者良。土香薷苗軟,但能解暑,其他無效。

《藥鑒》:氣微溫,味辛,無毒。屬金與水。有徹上徹下之功,治水腫,利小便甚捷,肺得之則化源清。何也?行熱知下也。有撥濁回清之妙,去口臭,解煩熱最佳,脾得之則鬱火散。何也?降氣不上也。惟其溫也,似助火爍金,然辛重於溫,故能益精治水,使火不得以爍金也。

《景岳全書》:味苦辛,氣寒。氣輕,能升能降。散暑熱霍亂,中脘絞痛,小便澀難,清肺熱,降胃火,除躁煩,解鬱滯。為末水服,可止鼻衄。煮汁頓飲,可除風熱轉筋,去口。濕熱水腫者可消,中寒陰臟者須避之。

《本草備要》:宣通,利濕,清暑。

辛散皮膚之蒸,溫解心腹之凝結。屬金水而主肺,為清暑之主藥。肺氣清,則小便行而熱降。暑必兼濕,治暑必兼利濕。若無濕,但為乾熱,非暑也。治嘔逆水腫,熬膏服,小便利則消。腳氣口氣。煎湯含敷。單服治霍亂轉筋。時珍曰:暑有乘涼飲冷,致陽氣為陰邪所遏,反中入內,遂病頭痛,發熱惡寒,煩躁口渴,吐瀉霍亂,宜用之,以發越陽氣,散邪和脾則愈。若飲食不節,勞役作傷之人,傷暑大熱大渴,汗出如雨,煩躁喘促,或瀉或吐者乃內傷之證,宜用清暑益氣湯、人參白虎湯之類,以瀉火益元可也。若用香薷,是重虛其表,而濟之熱矣。蓋香薷乃夏月解表之藥,如冬月之用麻黃。氣虛者尤不宜多服。今人謂能解暑,概用代茶,誤矣。李士材曰:香薷為夏月發汗之藥,其性溫熱,只宜於中暑之人。若中熱者誤服之,反成大害,世所未知。按潔古云:中暑為陰證、為不足,中熱為陽證、為有餘。經曰:氣盛身寒,得之傷寒;氣虛身熱,得之傷暑。故中暑宜溫散,中熱宜清涼。

《本經逢原》:香薷辛溫,先升後降,故熱服能發散暑邪,冷飲則解熱利小便,治水甚捷。世醫治暑病,以香薷飲為首藥。然暑有乘涼飲冷,致陽氣為陰邪氣遏,遂病發熱,惡寒頭痛,煩躁口渴,或吐或瀉,或霍亂者,宜用此發越陽氣,散水和脾。若飲食不節,勞役作喪之人傷暑,發熱大渴,煩渴喘促者,乃勞倦內傷之證,必用清暑益氣。如大熱大渴,又宜人參白虎之類,以瀉火益元。更有汗出如雨,吐瀉脫元,四肢清冷,脈微欲脫者,又須大順漿水散等方救之。若用香薷飲,是重虛其表,頃刻脫亡矣。今人不知,概用澄冷代茶。若元氣虛人服之,往往致病。蓋香薷乃夏月解表之藥,如冬月之用麻黃,氣虛者豈可漫用!《深師》香薷丸,治通身水腫,以香薷熬膏,丸白朮末,日三夜一服,米飲下之效。

《本草求真》:香薷專入脾、胃、心。氣味香竄,似屬性溫,并非沉寒。然香氣既除,涼氣即生,所以菀蒸濕熱,得此則上下通達,而無鬱漣患。搏結之陽邪,得此則煩熱頓解,而無固結之弊矣。是以用為清熱利水要劑。然必審屬陽臟,其症果屬陽結,而無虧弱之症者,氣虧血弱。用此差為得宜。若使稟賦素虧,飲食不節,其症有似燥渴而見吐瀉不止者,用此等於代茶,寧無誤乎。時珍曰:世醫治暑病,以香薷散為首藥,然暑有乘涼飲冷,致陽氣為陰邪所遏,遂病頭痛發熱惡寒,煩躁口渴,或吐或瀉,或霍亂者,宜用此藥以發越陽氣,散水和脾。若飲食不節,勞役作喪之人傷暑,大熱大渴,汗泄如雨,煩躁喘促,或瀉或吐者,乃勞倦內傷之症,必用東垣清暑益氣湯、人參白虎湯之類以瀉火益元可也。若用香薷之藥,是重虛其表而又濟之以熱矣。蓋香薷乃夏月解表之藥,如冬月之用麻黃,氣虛者尤不可多服。而今人不知暑傷元氣,不拘有病無病,概用代茶,謂能辟暑,真痴人說夢也。今人但知暑即是熱,熱即是暑,暑為陰症,熱為陽症。經曰:氣盛身寒,得之傷寒,氣虛身熱,得之傷暑。故中暑宜溫散,中熱宜清涼。暑熱混為一氣,而不知暑屬何形,熱屬何象;暑陰熱陽。暑何因是而名,熱何因是而號;暑何因何體氣而至,體陰召暑,熱何因何體氣而召,體陽召熱。暑何用於香薷不宜,氣虛傷暑,再加香薷散氣,是益虛矣。熱何用於香薷則效。熱因邪鬱,散邪而熱自除。

《得配本草》:辛,溫。入手太陰、足陽明經氣分。發散暑邪,通利小便。治霍亂轉筋,胸腹絞痛,嘔逆泄瀉,遍身水腫,腳氣寒熱,口中臭氣。

配厚朴,治陰暑;配白朮,治水腫。

陳者良。宜冷飲,若熱服令人吐瀉。

火盛氣虛,寒中陰臟,陰虛有熱者,禁用。

夏日之香薷,如冬月之麻黃,散寒邪使陽氣得升也。陽氣為陰寒所遏,一切吐瀉等症,從此峰起,所謂陰暑也。若暑熱淫於五內,症必大熱大渴,氣喘汗泄,吐瀉不止,元氣消耗,所謂陽暑也,非白虎、清暑益氣等湯不可。倘用香薷散其真氣,助其燥熱,未有不誤者矣。

《本經疏證》:霍亂係水之潰決,水腫係水之停漲,通塞迥殊,狀候絕異,乃一物并可治之,則兩病本有聯合之理。千金方以兩病并隸於三焦,良以三焦者決瀆之官,水道出焉,水道不通,汪洋無制,若嚙土而頹,則為霍亂,若充廓而停,則為水腫,原理之常,無甚異也。特香薷一物能兼治二者,則應究其所以焉。經脈別論曰,飲入於胃,游溢精氣,上輸於脾,脾氣散精,上歸於肺,通調水道,下輸膀胱,水精四布,五經并行,合於四時五臟陰陽揆度以為常也。則似水道之行,行由脾肺膀胱,絕無與於三焦者,不知其游溢散精,通調下輸,皆三焦為之也。何以故?營衛生會篇曰,上停出於胃上口,并咽貫膈而布胸中,走腋循太陰,還至陽明,是非其輸脾之道乎?又曰,中焦亦并胃口,出上焦之後,此所受氣,泌糟粕,蒸津液,化其精微,上注於肺脈,乃化為血,是非其歸肺之道乎?又曰,下焦者,別迴腸注於膀胱而滲入焉,是非其下輸膀胱之道乎?合於四時五臟陰陽揆度以為常者,即五癃津液別篇所謂天暑衣厚為汗,天寒衣薄為溺與氣是也,則三焦者詎非導水之江河耶?夫三焦屬少陽,少陽為相火,故其決嚙為病,停蓄成災。厥由有二,一者陰霪,一者暖漲,陰霪者火衰不能激水,暖漲者火盛反致水溢。香薷則治暖漲者也,夫暖漲不似夏月之溝澮皆盈乎,而復土潤溽暑,大雨時行,苟無日以暖之,風以蕩之,其為決嚙匪難為停蓄則固然也。獨香薷者,偏以四月感相火而生,歷屆濕土燥金以暢茂條達,至寒水得令乃告成功,一似乎輸脾歸肺導入膀胱之旨,直截了當,不假炫飾,而其味辛氣微溫,即具天暑衣厚為汗天寒衣薄為溺與氣於其中,三焦運化既通,停蓄且不能,則又何從決嚙耶?世人於香薷類以為發汗,或以為利水,究竟問其於何發汗於何利水,則亦終是渺茫,知別錄於霍亂證下下腹痛兩字,即是利水之端,於水腫證上冠一散字,即是發汗之旨。試思仲景辨論霍亂最詳,何以獨無腹痛。外臺秘要列水腫之用香薷者,曰水病洪腫氣脹,曰風水暴水氣水,曰卒腫滿,身面皆洪大,則可知其浮於外而不得者,則能為之汗,陰於下而不行者,則能為之利。是其治之,為行火土中化,乃目為夏月麻黃,夫麻黃雖能治水,然實行金水中化者,無從混稱亂指也。

《本草新編》:香薷,味辛,氣微溫,無毒。入脾、胃、心、肺四經。主霍亂,中脘絞痛,治傷暑如神,通小便,散水腫,去口臭,解熱除煩,調中溫胃,有徹上徹下之功,撥亂反正之妙,能使清氣上升,濁氣下降也。但宜冷飲,而不可熱飲,宜少用,不可大用。少用,助氣以祛邪;大用,乃助邪以耗氣;冷飲,乃順邪解暑;熱飲,乃拒邪以格熱。此又用香薷者所宜知也。

或問香薷解暑,宜有暑氣,盡可解之,何以有解有不解也?豈多用之故,抑熱飲之故耶?夫香薷熱飲、多用,固難見效,然又有冷飲、少用又不效者。蓋香薷止能散暑氣之邪,不能助正氣之乏也。正氣虛,而後暑邪中,祛暑不補正氣,焉能效耶。故香薷飲,宜多加參、朮為妙矣。

或疑香薷祛暑,必須補正氣,然有補正氣以祛暑,而暑邪愈熾者,豈香薷不可用乎?抑正氣不可補乎?曰:扶正祛邪,王道也;單祛邪不補正,霸道也。補正多於祛邪,王道之純也;祛邪多於補正,霸道之譎也。補正不敢祛邪,學王道誤者也;祛邪又敢於瀉正,學霸道之忍者。以上六者,皆能去暑。今謂補正氣以祛暑氣,是王霸兼施之道也,焉有暑氣之不解,反謂暑邪愈熾,疑於正氣之不可補哉。香薷用於補正之中,正千古不易之論也。

或問香薷用於補正之中,畢竟宜多宜少?曰:香薷解暑,感冒症者,自宜以香薷為君,多用之。倘元氣素虛,又宜以香薷為佐,以補氣之藥為君。倘元氣大虛,又不可以香薷為臣,以香薷為使,少少入之。總在人臨症善用之也。

或疑香薷解暑之外無他用,《本草》稱其功用甚多,又可信之乎?此固不可盡信也。然暑症多端,凡與暑症同時病者,香薷但有以治之,乃又不可謂香需於解暑外,竟無他用矣。

《本草分經》:辛,溫。主肺解表,清暑利濕,散皮膚蒸熱,解心腹凝結。陰暑用之,以發越陽氣,陽暑忌用。熱服作瀉。

【現代藥理研究】

  1. 香薷有抗菌作用。香薷揮發油經試管內試驗證明,香薷對各種球菌、桿菌均有較強的抗菌作用。
  2. 香薷有抗病毒作用。0.1%揮發油懸液噴喉,能在3天內控制流感。體外試驗(雞胚接種)表明本品對流感病毒有一定滅活能力。
  3. 石香薷揮發油有鎮咳祛痰作用。
  4. 香薷有利尿作用。
  5. 香薷揮發油有發汗解熱作用,并可刺激消化蛻泌及胃腸蠕動。

頁首  回前頁 
上下節
嚴選上等鮮素材
袪寒添暖不上火
馥郁可口老少宜
漢陽冬令大補湯
漢陽晴明茶
提供必需的營養
維持健康的視野
3C族的清晰法寶
下載轉骨教戰手冊轉骨健腦調體質
天然漢方增助力
贏在人生起跑點
漢陽草本牙粉
促進代謝助排便
舒緩放鬆增體力
常保青春又美麗
漢陽纖姿茶

Copyright ©2008∼2022 醫砭沈藥子 ★ 版權所有•侵權必究